H1B滥用依旧会继续,寄希望于提高H1B限额至115,000吧

关于H1B抽签滥用问题

H1B抽签滥用一直是被严格遵守规则的H1B申请者所深恶痛绝的,民间有很多机构、律所和个人在努力呼吁和推动公平合理分配H1B名额。但是立法机关和移民局始终没有拿出行之有效的措施保证H1B抽签的公正和公平。

对于今年即将进行的H1B抽签电子注册说明中,USCIS添加了关于”Unfairly Increasing Chances of Selection”的说明,要求每个注册必须声明如下内容:

I further certify that this registration (or these registrations) reflects a legitimate job offer and that I, or the organization on whose behalf this registration (or these registrations) is being submitted, have not worked with, or agreed to work with, another registrant, petitioner, agent, or other individual or entity to submit a registration to unfairly increase chances of selection for the beneficiary or beneficiaries in this submission.

我们特地咨询了多位移民律师,他们一直表示这对打击H1B滥用没有实质性作用。☹️难道追求自由、民主、公正、公平的国家为什么会放任滥用行为呢?

H1B滥用玩的最溜的就是那些大型ICC公司, 在上一个财政年度中,前5大ICC公司共拿到了13,220个H1B名额,H1B滥用的直接受益人是那些南亚(以印度为主)的IT从业者,而最根本的受益者实则是美国各个行业的巨头们,特别是IT行业。

ICC本质上是码农中介,他们与众多美国大型公司有着密切的联系,当这些大公司急缺人时,ICC会作为contractor,将自己手里适合对方职位要求的码工的简历给这些公司,让他们进行挑选。这大大节省了美国公司HR的时间和精力,更重要的是启用ICC的contractor可以大大节约人力成本。

可以说H1B滥用能够平衡和保证南亚码工、ICC、美国大公司三方共赢的措施。在没有游说(lobbying)力量的推动下,是不可能会有新的法案和修订案来限制H1B滥用,也就是说目前仅仅靠民间小规模集体诉讼基本属于蚂蚁绊大象。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Buy American and Hire American”的大氛围下,美国国土安全部在联邦公报上公布了H1B抽签改革的细节,试图将H1B的抽签方式改为按工资level高低分配签证,高工资级别外籍劳工优先。这一新政将直接利好IT大厂的外籍员工,而且能够帮助保住传统行业中美国人的饭碗,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ICC对H1B抽签的滥用,但是这就会触及到IT大厂的利益。硅谷作为民主党的铁杆票仓,新总统肯定不会让他们失望,H1B按工资抽签一定是被废除的,而符合大财主根本利益的H1B滥用大概率会一直继续下去。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多轮补抽(海底捞)也将会继续,同时政府会制定更多类似于“博士直通绿卡”的新政来缓解H1B申请人的抽签压力。另外我们也别忘记,拜登在竞选时承诺将支持增加技术人才签证数量。根据OpenSecrets的统计,Facebook老板扎克伯格创建的游说集团FWD.us在2020年共花费了90万美元用于增加移民的游说行为,其中包括提高H1B名额限制。所以抗议H1B滥用的民间的力量不如调转方向,跟着大资本一起推动H1B签证数量的增加。

关于增加H1B抽签名额

对于国际学生来讲,想拿到美国绿卡最为普遍的路径基本是3步走,先是通过OPT获得实习/工作机会,然后用优秀的工作表现赢得雇主的青睐而申请H1B签证,最后通过过年打拼赢得雇主为之办理绿卡的机会。

在今年1月中下旬,拜登-⁠哈里斯政府公布了进一步吸纳STEM 人才并加强美国的经济和竞争力计划说明,该计划将进一步扩大STEM专业范围并为持有博士学历的人才开设绿卡通道。这直接利好我们之前提到的“国际学生拿绿卡路径”的第一步和第三步。

拜登多次公开场合表示计划增加高技能签证的数量(包括H-1B签证),单纯的扩大STEM OPT受众但没有提高H1B签证的配额,依旧会造成人才的大量流失。增加H1B名额将成为挽留STEM人才和提高美国经济和竞争力措施的最为有力的一环。有消息称,拜登计划将每年65000个普通H1B名额至少增加至115,000个,那么中签率有望翻倍。这绝对不是痴人说梦。

Immigration Act of 1990是最早做出每年限制65,000个H1B签证的法案,但在90年代后期,IT行业代表游说国会增加外国技术工人,理由是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阻碍了该行业的经济增长。随后在1998年公布的《美国竞争力和劳动力改善法案(ACWIA)》,H1B签证上限在1999年和 2000年暂时提高至115,000个。令人更加兴奋的是,在2000年,根据《美国21世纪竞争力法案(AC21 Act)》将2001至2003年的H1B配额增加至195,000个签证。

提出增加H1B名额的同时,拜登还呼吁取消绿卡名额按国别处理的限制(类似于S386法案),这一点会对寻求通过工作签证办理绿卡的中国人非常不利。因为美国每年发放给职业技术移民的绿卡数是14万份,而每个国家移民的配额,不能超过总配额的7% 。因此每个国家每年都只能分到约9800张绿卡配额。这样排队的话,中国申请人的平均等待时间为5年左右,而印度申请人的平均等待时间是8.5年。如果取消国别限制并按照“先到先得”原则处理绿卡申请,中国人的平均排期将增加至十几年。

绿卡国别限制可不要被简单粗暴的取消,单纯的提高每年H1B签证的限额就好了!如果提高限额的计划被提上日程,Day 1 CPT学校背后的金主们可能就坐不住了…….Let’s see!加个微信educisi,了解Day 1 CPT的秘密吧!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